• 觀研天下旗下網站???今天是:
  • 聯系我們 400-007-6266 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熱門報告:
當前位置:主頁 > 熱點 >
滴滴疑犯信用調查:曾向51家機構借款 多筆已逾期
發布時間:2018-08-27 10:13
點擊量:

  據警方26日晚通報,樂清滴滴順風車司機殺人案中的女孩,在遇害前被迫向司機鐘某微信轉賬9000多元。

  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在調查中發現,鐘某此前曾向51家機構借款,還發生過多起逾期。

  滴滴在審查其資格時,是否將其個人信用作為考察指標,這是留給我們思考的問題。此外,為更好地起底犯罪嫌疑人鐘某,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日前來到其位于四川金堂的家中進行全方位調查。

  陷入借新還舊惡性循環

  滴滴順風車司機的審查是否真的做到了嚴格?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對滴滴殺人疑犯司機鐘某的個人信用進行了深入調查。

  調查發現,樂清滴滴順風車司機殺人案中的司機鐘某曾在51家機構借款;而在出事前一周內還曾向4家平臺申請借款。具體來看,51家借款機構包括汽車租賃、消費分期平臺、消費金融公司、信用卡、小額貸款公司、P2P網貸等。從傳統金融機構到新興網貸機構,可以說,鐘某幾乎借遍了所有能借款的機構。

  鐘某主要借款機構是P2P網貸機構和消費金融公司,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調查發現,P2P網貸行業一般借款利率高達年化30%,也有利率稍低的,但是對借款人要求非常高,一般不是要求用房產抵押,就是要求借款人在政府、事業單位等就職,而這些條件,鐘某都不具備。

  而部分消費金融公司的借款利率也并不低,除了利息之外,有些還包括“客戶服務費、貸款管理費、手續費、靈活還款服務費”等一系列其他費用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鐘某還曾有過多次貸款逾期記錄,在2017年11月13日、2018年1月13日都曾有過逾期記錄。在第三方查詢系統內,鐘某的個人信用測評結果顯示為“建議拒絕”。

  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調查發現,從鐘某的借款情況看,幾乎向所有類型的金融機構和非金融機構都提出了借款申請,而且借款的種類包括無抵押信用貸款、消費貸款、汽車租賃等各種類型,說明其資金需求非常迫切,現金流非常緊張。從鐘某的借款利率來看,從幾個點的低利率到三十個點的高利率他都來者不拒,完全不考慮是否能承受高昂的資金成本問題。不難想見,鐘某已經陷入到借舊換新和利滾利的惡性循環中,導致數筆貸款出現逾期,信用狀況迅速惡化。

  而據警方最新通報消息,女孩遇害前被迫向嫌疑人微信轉賬9000多元。這也從另一個方面證明了鐘某信用狀況的惡化。

  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此前報道,鐘某父母很多年前就去外地打工去了,鐘某主要由爺爺奶奶帶大,其初中未畢業就輟學,后去某技校上學,畢業后做過開三輪車賣水果、飾品等小生意。他在當地鎮上開的奶茶店因生意不好而虧本,曾向父母要了不少錢。

  這并不是鐘某第一次開滴滴。據其親戚介紹,鐘某在兩三年前花了幾萬元買了現在的車來跑滴滴,并先后在鎮上和其他地方開過滴滴,今年春節過后,他隨父母去了溫州。

  像鐘某這樣失信頻發的人,是否適合擔當滴滴司機為公眾服務?其是否能為乘客的安全負責任?滴滴在審查其資格時,是否將其個人信用作為考察指標,這些都是留給我們思考的問題。


       參考觀研天下發布《2018年中國交通軟件市場調研報告-行情分析與發展戰略研究

  近兩年常向父母要錢

  此外,為了更好地起底犯罪嫌疑人鐘某,8月26日上午,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來到犯罪嫌疑人鐘某位于四川金堂的家中,當記者提供網傳嫌疑人鐘某的照片時,其親屬確認照片中的人是鐘某,其在樂清的父母也正在配合警方調查。

  鐘某家在金堂縣某鎮的偏遠農村,距縣城仍有數十里路程。日前,有關鐘某涉嫌犯罪的消息,在附近村民中已傳開。

  “我昨天就聽說這個事情了,微信群內早就傳開了。”鐘某家所在的村里一位村民稱。

  在鐘某家中,當記者提供網傳嫌疑人鐘某的照片時,其親屬確認照片中的人是鐘某。鐘某的一位親戚還稱,25日他打電話給鐘某的父親,才知道此事,其父母正在配合警方的調查和處理。

  鐘某今年春節后跟著其父母到溫州。“我25日給他(鐘某)的父母打了電話,他父母還在當地派出所里,正在配合警方調查。”鐘某該位親屬稱。

  鐘某是家中獨子,由于其父母曾先后在廣州、溫州等地打工多年,鐘某主要是由其爺爺奶奶帶大。前述親戚稱,鐘某讀到初二就輟學了,后來又去讀了技校,但技校畢業后也一直沒有什么穩定的工作。做滴滴司機前,鐘某曾做過小飾品、水果等生意,前兩年在當地鎮上開過奶茶店。“開滴滴是鐘某做的時間最長的工作,大概做了兩三年,最先是縣里跑,后來在成都跑滴滴,今年春節過后才去的溫州。”鐘某親屬曾稱。

  鐘某前述親屬告訴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,現年27歲的鐘某雖已出入社會多年,但仍不時向其父母伸手要錢。“他經常要向父母要錢,有時候是以正當的理由,如開奶茶店等,有時候不是。后來,他媽算了一下賬,他前前后后向其父母要了8萬多元。”

  據錢江晚報報道稱,到溫州后,鐘某曾在電子廠工作了一段時間,但不久前辭職了,成天在家游手好閑,也不出門,鐘某父子見了面總是吵架,因為矛盾越來越深,爭吵不斷,為此鐘某搬到了幾十米外的一個小閣樓。“不成材,就知道要錢,也不知道花哪里去了。在家里也管不住,一說就要跳飛起來。”鐘某的父母曾在向其老鄉談起他們兒子時稱。

  有報道稱,鐘某前后花光了家里的40多萬元,目前還有50萬元~60萬元的債務。對此,鐘某的親屬稱該信息并不屬實,其稱,鐘某的父母在廠里打工,兩個人工資加起來最多8000元/月,廠里不包吃也不包住,除去生活成本,一年掙不到多少錢。“哪個愿意借給他們50萬元呢?”

  有消息指出,鐘某事發前還曾在多個網貸平臺上借款,鐘某該位親屬說:“我曾向其父母詢問過,但他們也不清楚。”

  對于該案的最新情況,8月26日晚,據杭州媒體《都市快報》報道稱,警方向家屬作案情說明,受害人趙某遇害前,被迫向嫌疑人微信轉賬9000多元。

 
資料來源:每日經濟新聞,觀研天下整理,轉載請注明出處
Copyright ?2012-2017觀研天下(北京)信息咨詢有限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備13041655號-2
幸运飞艇5码倍投计划表